江曾谙

填坑无力啦——

这样。

我时常会想,是什么让人能把自己低到尘埃里去,即使永远也不能开出花儿来。

我躺在床上,看着窗外的光影变化来去匆匆,从朝阳东升到夕阳栏杆的映影投在窗台上,那时云也走的快些。知了半夜也不停歇,不知疲倦地叫。当栏杆镀满了金辉,我便知道懒惰二字是让时光流逝得最快的那双手的真身了。

楼下的小奶狗……

楼下的小猫咪。

小心翼翼地等待炸弹爆炸的时候。
真的快要疯掉。

【绘希】雪晴月明

     跨越了海底,山丘将一列大巴吐出。街道向晚,橘红色的光点在城郊道路上延伸,上上下下伸进了半落的夕阳。空中还有亮色,轮廓还都清晰可辨。季冬日渐长。山南山北雪晴。
    
     她们坐在最后一排,和人群一起熙熙攘攘地挤在这辆大巴上。窗外是雪后初晴,冬阳欲沉,鲜有人走动的城郊因为季节的原因更加寂寞;窗内是柴米油盐,家长里短,从海的另一边赶向家中的人们疲惫又热情地谈着话。巴士在路上行驶,目的明确,载着一车热气。
    
 ...

想写只是因为对身体着迷而存在的关系。
不是肉欲。不是。

南北,最喜欢最喜欢的cp。
想花所有的精力和时间来调南北的糖水儿。
喜欢到舍不得看玻璃渣舍不得虐她们。

tag出卖了我.....
不算怎么甜,半夜睡不着瞎糊。如果找到原文有重合的地方指出来我会改的...

©江曾谙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