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曾谙

填坑无力啦——

我是一个,活在过去的、溺湎其中醒不过来的人。因为你太温柔了,都让我恨不起来。
当时的我们美好得像一个完美的故事。

这过得真是太有意思了,守着一堆几个月不出高质量的文的冷坑,眼里映着一个众星捧月、只想和我做朋友的、我喜欢得要命的人。

我实在是没有安全感。你不给我安全感。我担心明早起来我们还会不会笑闹如故。我担心明年六月一到你是不是就离我远去,投诸他人之怀。我担心你,那么好的你,会不会厌烦这样的、面对你是如此卑微的我。我担心你被指染、委屈了你去就那些配不上你、即便是提鞋也不配的男生。

我担心的事情太多太多。而我在你心里都没有那么一处,小小的地方。我愈是患得患失,你愈是离我远去。

有时真想,去...

到死你能不能为我哭一回。
到死都见不了一面。我怕。
我走的时候,请你一定要在床前。
我梦见我满手是血地想摸你的脸,结果你躲开了。
我想也就这样吧。不过如此。
死也没有什么可怕,像老獾。但是我只觉得遗憾。

是真的烦。

我!!好!!!开心!!!!
打算着写一个故事。故事写完了,念想断了,这事儿也就了了。
所幸故事的主人公不上lof,暗搓搓开心。

李白说的?

绿蚁新醅酒,
红泥小火炉。
晚来天欲雪,
能饮一杯无?

欲雪。

2017年最喜欢的一张照片。比个心心。

2017.09.18
骨灰盒出厅的时候我突然哭成狗。
我妈说以后你再也见不到爷爷了,连骨灰都见不到了。
对。我再也没有爷爷了。
没人开着他的小三轮拖拉机带我乱跑了,没人会在大晚上有月亮的时候让我躺在后排透过车窗看月亮了。
就算他不能说话了不认识人了,见到我还是笑呵呵地喊我大宝大宝。
问他你还认识这是谁吗?他还是呵呵地笑。
最后两个月他一直发高烧,褥疮不收口了,根本站不起来了。他们都说褥疮得了人就差不多毁了,是,从第一个破口开始,到9月16号走了,也就两个月。
我上一次见他还是16年暑假,我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后悔暑假我为什么不能回来一次再看看他。
火化我没去,我他妈简直想打我自己。就算疼死也比后悔要好。
我一直觉得他...

唉我真的挺后悔今天火化没去。 最后一面昨天见完了,再见就是几十年之后了爷爷。希望你在那边还是那个脾气大爱抽烟开着车有点骄傲的老头。

这样。

©江曾谙 | Powered by LOFTER